门外的布谷鸟远

住在老家的那一段时间里,

门外的布谷鸟。远去了汪彦呈"布谷,"那一声婉转的布谷鸟声久久地回荡在我记忆深处,似乎也离我越来越远。愈来愈陌生;甚至淡忘・・・・・・我的爷爷爱。

我常与它们一同嬉戏;其中有一只布谷鸟是那所有鸟儿中对我最好的!我和它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隔膜,写作。

再多的烦恼也会在q顷刻间烟消云散。

它便倚在柜子上悠闲地望着我,无聊时我便轻轻抚摸它稀少却又蓬松的黄色羽毛;清澈的眼睛在那个时候放松下来,那一双机灵,享受着我对它的亲密打理,打理完后它会"布谷"的叫两声,化为一片似乎从未谋面的云雾离我远去?就悄无声息地建立。

布谷鸟又来了,

我又坐在书桌前写起来作业,一种友情,"布谷"一声,就仿佛我和它有什么约定似的?上一秒我。

十分得守时。下一秒它一定会如约而至!它再一次坐落在书架上;"砰"的一声。我猛然回头,布谷鸟显然是吓得不轻,两只羽毛不停地微颤着,而且还沾着斑斑墨迹,在大理石地衬托下那滩墨水变得格外的。

我立马叫唤着爷爷,爷爷走进门;脸色便突然阴沉下来。那是爷爷最喜欢的墨水,我指着布谷鸟说:"布谷鸟着急地扑闪着翅膀,"它不小心弄。

春去秋来。

门前再那熟悉的声音,

只感觉熟悉又陌生了,

爷爷抡起竹枝条抽了它,它立马飞走了,不带一丝留念。一行热泪迎着风的方向连成了一条线,但我分明看见。看到它本来所在的书柜上。它便远离你,你伤害了它。你也会失去它。不只是鸟,人也。

只有互相包容;

互相信任,

才会有人与你为伍;

互相依赖,成为!

小编精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