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暧昧

性爱是两性中最本质最直接最生命的联S,

在唐代诗歌中,

这就注定了情色文学是文学中最基本的色调;离开了这种基本色调的文学都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对后期文学影响巨大的并非是白居易,杜甫的诗,而是李商隐的无题诗及杜牧等人的浪性诗,李商隐的无题诗极其艳情。

也是情色的魅力。

下面这首无题诗就非常入情细致地刻画了一对男女幽会时欢爱的情景!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宋代的词,在很大程度上。如柳永,晏几道:秦观。

吴文英。像晏殊的醉折嫩房和蕊嗅,天丝不断清香透;柳永的洞房悄悄。低语偏浓,银烛下:锦帐里,横看竖读,都是情色。秦观曾因一首词被苏东坡称为山抹微云君。细看俱好!而秦观的这首极负名气的却是相当情。

如果用现代白话文翻译一下:

这一句,

没有一二十句,

如他词中写道: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又如何能透出那消魂二字;表现情色更加大胆泼辣?如王和卿的一支散曲中就写道:夜深交颈效鸳鸯,锦被翻红浪,词至元朝的散曲戏剧中,雨歇云收那情况,一翻翻在人身上。偌长偌大,偌粗。

而王实甫的里,

情色描写更是比比皆是?

往常时见敷粉的委实羞,

画眉的敢是谎;

在艺术上也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厌匾沉东阳,今日多情人一见了有情娘,着小生心儿里早痒痒,断送得眼乱,迤逗得肠荒,引惹得心忙,到了明清时期;几乎是情色小说一统天下:明清有影响的情色文学可以列出一长串出来,而明清的情色小说:鲁迅也曾对这些小说做过。

兰陵笑笑生的及李渔的成了许多小说家的研究范本。和列为四大狭邪小说:依照马尔库塞理论,在一切艺术中,性的表现应该是最重要的表现部分。而且它的艺术性将是永恒的,在中国历代文学作品中,得以流传下来并且对后代文学产生很大影响的,几乎都是情色。

无不说明这一点。

从产生于西周的到唐宋的风流诗词再到元代的散曲戏剧及明清的青楼小说:构成了中国文学最耐人寻味的一道无法拒绝的风景,情色。

小编精选

相关阅读